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政治经济学――中日比较的视角

澳门新萄京app-新萄京娱乐手机版

作者:新萄京娱乐手机版 发布时间:2007-01-10 来源: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 浏览次数:22431

 
题目: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政治经济学――中日比较的视角  演讲摘要>>
主讲:金子元久 教授 (东京大学教育学院院长、教授)
主持:闫凤桥 教授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 教授)
翻译: 鲍威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 博士后)


[闫凤桥教授]:今天我们非常荣幸请到了日本东京大学教育学院院长金子元久教授为我们做一个讲座,题目是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政治经济学,中日比较的视角。金子元久教授长期从事高等教育研究,教育经济学研究,在日本以及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声誉,最近他到北京来做一些社会的调查,调查中国民办教育发展的一些情况,我们也借此机会邀请到金子元久教授来到北大教育论坛,下面欢迎金子元久教授。


[金子元久教授]:大家好!我会说的第一个中文是金子。这次来又新学了一句:没有钱。所以我特别想说:金子没有钱。另外我还学了一个单词就是“啤酒”。把三个单词串联在一起,就是:因为金子老喝啤酒,所以就没钱了。

 

今天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来到教育学院为大家做一个讲座,在这里能够见到我们教育学院的学生,同时我也非常高兴见到我结识很久的,我非常尊敬的高等教育研究领域的学者。 我今天讲座的主题是关于高等教育的大众化。我希望这个讲座能介绍到这些问题,如高等教育大众化背后的影响机制,以及由此会产生什么样的问题? 按照很多国家的发展经验来看,往往都是在经济高度增长的同时,高等教育的规模也会出现跨越性的发展,但是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他并不是一个单纯的相关性的关系。

 


 

[金子元久教授]:从各个国家的发展经验来看,高等教育在经济发展的一定阶段是会出现加速化的现象。但是,同样也是在经济发展阶段,我们也发现,高等教育会陷于停滞不前的一种状况。也就是说,高等教育的扩大是周期性的现象。 从资本主义经济来说,经济的发展,具有一定的循环性的周期,也有高峰也有低谷,从这一点来说,我们高等教育的发展也同样会出现这样的趋势。 关于这一点,这种特征,其实无论从美国的高等教育的发展来看,还是从日本的高等教育的发展来看,都出现了同样的倾向。因此我在这里做出一个推测,就是认为这种趋势,这种周围性的变化趋势,也同样会出现在现在的中国或者是未来的中国。

[金子元久教授]:今天我会先从介绍日本教高等教育的大众化及影响机制入手,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对中日两国进行比较,分析差异以及相似点。 讲座流程是:首先介绍日本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发展路径,然后介绍一下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启动与加速的影响机制,以及大众化的发展,对社会带来一些什么样的后果,以及政府的取向会出现怎样的调整。

首先我们来看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发展路径。从1960年到2005年,日本高等教育入学率的整个变化状况。

这里面有三条线,最底下的线,显示日本四年制大学,中国的本科高校的入学率增长的变化趋势,之后的紫红色的四年制大学,同时还包括短期大学,这就是我们本科加上大专,高校入学率的状况。最上面的红色的,显示的是本科加上专科还有专修学校。专修学校我们比较难理解,跟我们中国的高等职业技术学校非常的类似,这就是整体的入学率的一个变动的趋势。 从整体而言,高等教育整体的入学率已经超过了60%以上,仅仅本科院校入学率也已经超过了40%。 从这个图我们可以发现,出现最明显的变化应该是1960年到1975年这15年之间。

[金子元久教授]:按照这个发展变动的趋势,我们可以把15年作为一个周期,来划分为三个发展阶段。 首先看到的是从1960年到70年代的中期,这是一个高速扩大期。 在此之后,高等教育的入学率的增长出现了一个停滞的趋势,进入了15年的停滞期。 但是在90年之后,我们看到,高等教育的入学率出现了再一次的扩大,也就进入了第三个阶段,也就是再次扩大期。 第一个周期,高速扩大期,这个阶段其实也是日本高等教育结构体系发生转折性变化,重要变化的一个非常有影响的时期。 关于90年之后高等教育入学率的扩增这个问题,其实背后的影响机制跟人口规模的一些变化有着很大的关系。关于这个方面,我想等到以后找另外一个机会给大家来做说明,今天更多的讲前面这一个阶段。

[金子元久教授]:我们主要分析的焦点是高速扩大期和他此后的停滞期。 为什么我要选定这两个阶段为大家做介绍呢?因为我认为这两个阶段,日本所出现的种种变化和目前中国高等教育所面临的问题,有非常多的相似点。 那么60年到70年代的中期,也可以说是日本的高等教育大众化的阶段。在这个扩大期当中,我们可以再次把他细分为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启动期和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加速发展期。此后在70年代中期以后进入一个调控,停滞发展期,这里面可以说有三个时期。

[金子元久教授]:关于这一点,我想背后可能会有三个研究的问题。首先什么是导致高等教育出现扩大的原因?在高等教育已经出现扩大趋势的时候,为什么出现进一步的加速。其次是高等教育会带来一些什么样的问题?然后是什么原因阻止了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的继续?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高等教育扩大的影响机制,是什么原因导致他的启动和加速?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经济学的视角,同时也可以从社会学甚至政治学的视角来探讨这个问题,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高等教育大众化的启动?首先我们来考虑一下经济的发展会带来一些什么样的影响?

[金子元久教授]:一方面,他会导致国民的收入水准的提高,由于收入水准的提高,自然他会提高家庭的教育经费的负担能力;另一方面我们可以考虑到,经济发展,他能够推动整个劳动力就业市场对高学历劳动者的需求的扩大,同时他也能推动人们对高等教育预期收益的上升。 从日本以往的经济发展的阶段这个变化趋势来看,当时家庭收入会以年均8%的比例出现增长,这种增长自然也会对家庭生活在各方面的消费,甚至包括对教育支出方面的一些影响和变化,这样的话,最终就会导致家庭教育经费负担能力的提高。 我们常规上认为,随着高学历劳动者的需求的扩大,高等教育的收益率是否会出现上升?这种思路,其实更多的是一种理论上的一种假设,但在现实当中,我们发现,往往是人们对这一方面的预期的收益出现了上升,但是实际上真正的高等教育的预期的收益并没有上升。

 

 

[金子元久教授]:在座的都是我们的研究生,我想请教大家一个问题,大家认为在经济发展的阶段当中,高中教育收益率和大学高等教育的收益率是会出现上升的趋势?还是停滞的趋势?还是下降的趋势?我不知道各位是怎么考虑的。 其实在我们常规的经济学理论当中,他们更多的是假设经济保持均衡经济发展的状况之下,那么教育收益率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并没有关注经济在出现突飞式的或者跨越式的发展的情况下,他的变化会是什么样的? 我跟大家解释一下,假定我们在经济保持均衡的状态之下对比高校毕业生和高中毕业生的收入。假如说高校毕业生是10块钱,高中毕业生是7块钱,但是经济一旦出现跨越式的发展,这两者收入增长速度是相同的,假如说增长两倍,高校毕业生他的收入也就是增长到20元钱,高中毕业生的收入增长到14块钱,原先大学生和高中生收入差距从3块扩大到6块钱,也就是说这里面高等教育的收益率是出现了一个上升的趋势,人们往往把这作为预期收益率的上升。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考虑高等教育的成本的变化,如果保持均衡的状况,那么高等教育的收益率是会出现上升的趋势的。

[金子元久教授]:也就是说,我们随着经济的发展,无论是从家庭经济,家庭的教育经费负担能力这个视点,还是从个人预期收益的视点,都出现了一个上升的趋势。这两种变化趋势,就形成了一个迭加的优势,最终推动高校升学需求的扩大。 另外一方面,我们也看到,随着经济的发展,政府财政收入也会出现增长。当然随着财政收入的增长,政府对高等教育的财政支出也会出现相应的增长,由此会导致高等教育机会供给的增长。从这个结果来看的话,也就是从供求两个方面,最终都出现了扩大的趋势。 如果供求双方增长的趋势都是以一种缓慢的,稳定的增长势头的话,基本上这个市场能够维持一个升学需求供给的一个均衡状况。

[金子元久教授]:但在现实中,我们发现,供求双方往往会出现一种失衡的现象。在现实中,我们会看到,往往是升学需求的扩张会超过教育机会的供给的增长的速度。我们也就是说,刚才我们介绍的经济的发展,一方面推动家庭教育经费的负担的能力的提高,另一方面提高了上学的期望值,正是这种期望值,在很大的程度上,推动了升学需求的扩大。 但是从我们政府的财政收入的增加的速度来看,往往并不是随着国家的GNP和GDP来统计,这两个数字往往并不是说GNP的增长,往往会导致政府财政收入的增长,政府的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往往会低于GNP的增长的速度,最终的结果我们就会看到,需求在出现不断的膨胀,但是教育机会的供给他的增长速度往往后于需求的增长。 这也就是在经济发展的初级阶段,在各个国家都会出现的一种普遍的现象。特别是在东亚国家,这种现象是非常显著的。特别是我们看到,在我们东亚亚洲国家的话,升学需求的膨胀是非常明显的。

[金子元久教授]:在这个两者之间,供求的矛盾之间,自然会产生一种冲突,一种紧张。 我们从社会的角度,在这个阶段,社会对意识形态,尤其是对民主化的需求是不断出现上升的。随着这种民主化的不断高涨,他们自然会要求高等教育机会的公平化,要求高等教育机会供给的扩大。但是与此相应的政府往往是站在另外一个角度,首先他是担心由于扩招,可能会导致高等教育教学质量的下滑。另一方面可能导致毕业生失业,对于这种担忧,政府在扩招问题上往往都带有抵触的情绪。 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政府部门包括日本,可能中国教育部也会是同样的。在很长时间,他们都会采用一种有计划的稳步扩招的高等教育发展政策。自然我们可以看到政府和社会因为不同的需求,在这里就会出现碰撞,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矛盾。 可以说日本60年代社会在这个方面的需求达到了一个最高峰,结果从日本的发展经营来看,最后是通过一个政治的过程,政治的方式来解决的,从结果来说,应该说社会各界的需求,他们最终改变了有计划,稳步扩招的这种取向。

[金子元久教授]:这里面出现了政治博弈过程,导致这个过程的背后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因素,第一个从日本的发展过程来看,当时日本的私立大学对扩招有一个非常迫切的需求,同时私立大学对政府部门施加了很强的影响力,与此同时,当时的执政党自民党也是在这方面倾向扩招,因为他希望通过扩招,提高他的政治影响力政治势力。关于这一点,我待会儿想和在座的老师和同学们讨论一下,我们中国在99年之后,出现的扩招,在当时的政策转型背后,有怎样的各相关利益集团的博弈的过程?当初教育部对整个扩招是否也是持赞同的态度,还是持抵触的态度?

可能根据我个人的理解,中国高校的99年之后的大扩招,一方面有一个政治性的因素,同时另一方面和中国的宏观经济的变化因素有很大的关联性,也就是说,当时整个国民的过渡储蓄的现象,是影响,或者是推动政府做出高校扩招选择的一个重要原因。对于这一点,待会儿有时间我想和大家做深一步的谈话。 总而言之,就像我刚才介绍的,在这样的过程当中,日本的高等教育稳步发展的计划是遭到了抛弃,结果是,日本也进入了一个大扩招期,而且这种扩招主要当时是由私立大学推动完成的,这也是整个日本高等教育大众化启动的一个过程。


Baidu
sogou